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十七章 野藕净妖(一)(1/3)
    下一秒,眼神蓦地一闪。

    片刻,他敛下目光,在桑伶望过来前,又再次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桑伶没发现谢寒舟的异常,只以为他还在假寐。又淡淡瞥了一眼外面的雨幕,见雨不停,才懒散的俯身勾了干透的罗袜来穿。

    谢寒舟感觉自己耳根微烧,连着心跳也有几分莫名鼓噪。

    野庙里很黑,他刚才的视线很自然的就被火堆旁的那点白皙吸引。

    火光前。

    荏弱艳丽的少女坐于半高处,正撩开绯色罗裙,露出一抹嫩白肌肤。

    那截玉足伸了出来,剩下半点隐在裙下,模模糊糊的看不清,足背崩起,玉珠般无瑕的脚尖并紧,缓缓靠了过来,火红色的光晕浮在那片白皙上,越发衬的温润白皙,活色生香。

    灵气运转,将缠心咒的燥动压下,几息后谢寒舟才发现无用。又念起清心咒,耳根连到心里的那片炽热才缓慢降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庙外黑漆漆的,雨声不断从屋檐淌下。

    “噼啪!”

    火堆里的柴燃尽断落在火堆里,发出不大的声响。

    桑伶猛地从梦里惊醒,黑沉的天色一时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

    脑中迷蒙,手肘一撑直起身子来,只觉身上半披的外袍随着动作滑落下来,桑伶下意识一抓,发现那外袍竟是谢寒舟今天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有点蒙,一开始还以为是在梦里。

    忽然,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响起。

    很快,那声音就停在了她跟前。

    桑伶抬起头,有点反应迟钝,呆呆的看着谢寒舟伸手从她手里拿过那外袍,重新穿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醒了?已经申时了。”

    目光淡然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,亦或是将自己所穿衣物披在她的身上只是一件小事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桑伶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他重新穿上身的外袍,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谢寒舟看起来怪怪的。

    一点潋滟的红唇抿了抿,她有些为难的指了指谢寒舟的外袍,小声建议道:

    “仙君,刚才这衣服我穿过了,要不我给你洗洗?或者你再换一件?”

    这几句喃喃细语还带着刚睡醒的娇憨,每一句听来都像是撒娇。

    谢寒舟目光微垂,眉目似乎舒展些许,又从火堆上吊着的陶盅里舀来了一杯茶,递给桑伶:

    “不必。刚煮好的茶汤,趁热喝点。”

    桑伶低头小心吹了吹,才一点点的捧在手里喝了。

    热水揉着茶香涌入喉管,顺流下心肺,仿佛能融化了全身拢着的雨气,不由自主地桑伶喝的更多了。

    谢寒舟见她喝完了,伸手取来茶碗又舀了一碗递了过去,动作自然。

    桑伶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谢寒舟的细心和妥帖,开口问道:

    “仙君,今夜是要住野庙了嘛?这里又湿又冷,好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谢寒舟低眉接过桑伶塞过来的空茶碗,见她有些不耐烦的摆手表示不要了,眼底神色微停,才捏住了茶碗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桑伶挪了挪位子,避开了那从屋顶渗透下来的雨水,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“这雨都下完了,怎么还有这么多的水?仙君附近有村庄吗?”

    谢寒舟淡淡点头:

    “我刚去探查过,再往前走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就有一个村庄,可去那里借宿。”

    桑伶揉了揉眼睛,立马从地上站了起来,开心道:

    “那就快去快去,再不走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万人嫌师妹死后,男主他后悔了》为您推荐